分类:现代故事

烧开了这一壶水,就悟透了这一生!

一 有这么一个关于一壶水的故事。曾经,有一位落寞的青年,因为人生毫无作为却又想不通其中的原因,于是他决定去找一位道长寻求开解。...

跌倒不要紧,要紧的是赶快爬起来

1 毕业二十年的同学聚会,当有人把程欣用轮椅推进来时,我大吃一惊。这张脸还有当年的影子,只是这双腿…… 大家吃过饭后,我找程欣单...

乏困的时光,思绪飘扬

眼皮像似许久不曾相见的恋人般,挣扎着想去触碰对方,感受彼此的存在。而我,像似想在无聊乏味的时段里,撵出一场解闷的戏。 脑海里,空...

亲爱的,你一定要幸福

停停走走,唏嘘时光。 我以为你是一场傲然流年的明媚,过了,也就散了。 可却蜕变成了执着,抑或一种深入骨髓的祈望。 走在...

从不相信命运

美国作家阿尔伯特·哈伯德在书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威尔逊先生经过多年的努力奋斗,如今终于成了一个受人尊敬的企业家。...

无水之鱼也能化龙

鱼离开水会窒息而死,人离开熟悉的环境就会像无水之鱼一样处处碰壁步履维艰,但是一个叫陈旻君的柔弱女子却用自己的经历证明了,一条...

只有先被别人撂倒,你才能撂倒别人

只有先被别人撂倒,你才能撂倒别人 文/龙飞儿 人生路上有很多被撂倒的时刻,决定一个人是否成功的规则就是:你能不能爬得起来...

一个让人读了又读的故事:骆驼是怎样打败狼的?

一个让人读了又读的故事:骆驼是怎样打败狼的? 在广袤的沙漠或者草原,骆驼的天敌只有狼。狼一向以凶残着称,它用牙齿作武器,征...

走错的路也是成功必经之路

走错的路也是成功必经之路 三兄弟从乡下到城市谋生活,一个叫怨天,一个叫怨地,另一个叫无悔。 三兄弟结伴而行,一路上风餐露...

蹭饭书生

东晋末年,朝政被“王谢庾桓”几家豪门望族把持。小民百姓,即使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难于进入高层。 这时,在豪门密布的港口...

最后的一元钱

最后的一元钱 文/刘燕敏 他破产了,所有的东西都被拍卖得一干二净。现在口袋里的一元钱及回家的一张车票是他所有的资产。 ...

奇卦

1。杀人逃命 我的祖父是私塾先生出身,一肚子稀奇古怪的故事。有一年,他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日本鬼子刚投降那会儿,...

田螺姑娘(一)

古时候有个孤儿,名字叫谢端。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邻居桃大娘把他养大,养到十六岁,桃大娘的亲生儿子娶媳妇,谢端就不再住在...

蛤蟆吐金钱

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有一对老夫妇,没有儿孙,日子过得很穷苦。一年冬天,大雪下了三天三夜,老两口冷得睡不着觉,一人披一条烂棉被坐...

梁红玉击鼓抗金

南宋时期,金国军队经常侵略南宋,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宋军大将韩世忠对金兵的侵略暴行十分痛恨,一贯主张抗金。 公元1130...

“脚印女侠”董艳珍

董艳珍当即说出他的左脚鞋底有一颗图钉,犯罪嫌疑人抬脚一看,便垂下了头。 1972年6月,董艳珍出生于内蒙古翁牛特旗山咀子乡南梁子...

阔佬的离奇之死

年轻的杜维那双的凤眼,一遇上我的目光就慌乱地四下躲避,后来干脆低下头来,盯着自己的一只脚在地面上划来划去。 一丝疑虑闪过我的脑海...

“神探”的失误

吉姆斯警长已从警20多年,侦破过无数疑难案件,同事称他是再生的福尔摩斯,市民赞他是“神探”。可是,由于“511”重大盗窃案一直未...

枯井中的无头尸

在淄川的张家村里,有两户人家。一家的叫胡成,另一家的主人叫冯安。这两家的祖上不知为什么事结了仇,到他们这代仍然没有解开。但是胡成...

穿越的鬼船

多年前神秘的渔船“美杜莎号”突然出现,船上还有一名失踪三十多年但容貌丝毫未变的水手。它们了吗?还是这一切都源于“三角区”诡异的超...

短篇搞笑鬼故事

1.灵异事件 我姐有一个朋友,他有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儿子.... 有一日他发现,他儿子在窗口一边挥手一边讲:"伯伯再见!" 友人最...

游魂宅急送

奇事 这个故事是真实的,是来自于我所工作过的那家神秘的快递公司。 我见鬼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我逃掉了,理由是为了避开放学时拥挤的...

冤坟的白雾

一 清明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庹亮捧着一束鲜花来到了青山陵园。此时的陵园里,只散落着几个祭拜者。他穿过一排又一排的陵墓,最后...

水晶耳坠

“是的,是幽灵!”何强停了一下,似乎在回想:“我刚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在飘动,影子上有两点奇异的粉红,如飘...

爱你所以守着你

林宇的女友死了,没有一点征兆死于一场意外车祸,林宇非常难过,每天回到家里都会将自己紧锁在房间里,仿佛与整个世界脱离了。每天晚上他...

孤独的乘客

那一声尖叫,吓醒了客运上的所有乘客。 尖叫的是个女孩。当其他乘客朦胧地睁开眼睛时,看到这个女孩站在过道上,正扯开喉咙尖叫...

这么苦的一辈子

外婆是个很不懂事的人,馋嘴身子懒,针线活、家务,没有一样能拿出手。外爷呢,老实疙瘩一个,什么事都没主意。一个躲奸溜滑,一个不知道...

短信会错发,爱不会

手机里有条短信:“在被窝里就开始有点想你,现在转为暴想,情绪指数降低8度。受此影响,预计心情还将持续低迷。圣诞节快乐!”此短...

一个男人的独白

1995年的春天,我收到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对方用阴阳怪气的腔调报出了我的姓名跟年龄,甚至连我的住址都说的一清二楚。我有些不...

徐悲鸿与孙多慈的“慈悲之恋”

仿佛命中注定,孙多慈会遇见一代绘画大师徐悲鸿,并成为她终生的恋情。出生安庆的孙多慈,清丽、温婉、乖巧,她18岁时来到南京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