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民间故事

母亲的搜索引擎

母亲在老年大学里学会了拼音输入法之后,缠着我非要让我教她上网。“都一把年纪的老太太了,还跟着年轻人上什么网啊?”我故意跟母亲...

来生你还是我爸爸

爸爸拉着我的手,看着火向我们把头的房间烧过来,说了短短的一句话,影响了我的一生:“孩子,不怕,有爸爸在,一切都是身外之物。” ...

小小说:父亲的夙愿

台南,思炎别墅。大厅里,白发苍苍的父亲像雕塑一样坐着,他的目光久久地”立正”着一张画稿。思绪飘过那战火纷飞的抗战岁月……...

黑老大的女人(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我小雏菊,15岁就做了你的女人。李华成,你还欠我一条命。我经常在想,如果,当初我没有救你。那么,现在的我是不是就可以不必这么...

10路公交车

晚上11点,10月份的天空下起了小雨。 一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手中拿着一颗排球,在公交车启动的时刻跑了上去,雨水打湿了他...

爱的记录

有太多话还没有对你说,有好多事还在心里。给你的礼物,你会好好保存的吧。好想快点快学,这样就可以看见你了。希望你在那边 我过...

空口承诺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正在上自习,由于刚过完双休日来到学校,我有些忙碌。等第二天一早,才听同学说起小玲子没有来上学。 我心...

你若愿苦其自身,才能掌声雷动

前阵子有个很久没有见面的前同事约我吃饭,叫小雯。家在北方,毕业后一个人南下广州工作。 印象里她是个很瘦弱也很脆弱的人,经常因为生...

往事的留声机

往事如烟,似风掠过深浅的步履,易逝的,暗换的,已不堪回首。有多少故事,可以在澈洌的年轮里,突兀着明显?多少初夏的玫瑰,持续留...

朋友一生一起走

走过春意盎然、桃李竞相绽放的春季,走在风轻云淡、温馨凉爽的夏。尽管四季如梭般地交叠更替,但是无论身在何时何地,心中最难忘的就...

计划不如实践

上个世纪70年代,在美国加州萨德尔镇有一位名叫法兰克的年轻人,由于家境贫寒上不起学,他只好去芝加哥寻找出路。在繁华的芝加哥城...

全力以赴的弊端

一位西方哲人说,要想做好一件事,你最好尽四分之三的力量去做。我觉得大多数成功者会赞成这种观点。 一位作者想写出一本健康...

励志小故事:美国国务卿赖斯的成功秘诀

励志小故事:美国国务卿赖斯的成功秘诀 美国女国务卿赖斯的奋斗史颇有传奇色彩,短短20多年,她就从一个备受歧视的黑人女孩成...

三字经故事

三字经故事 1、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 我们都知道,孟子是我国历史上的“亚圣”...

哲理小故事:一把椅子

哲理小故事:一把椅子 在一个多雨的午后,一位老妇人走进费城的一家百货公司,大多数的柜台人员都不理她。有一位年轻人走过来问她...

假如生活是一本书,你就是永远跑不掉的第一作者

假如生活是一本书,你就是永远跑不掉的第一作者 文/艾米·珀迪 假如生活是一本书,而你是作者,那么你会希望自己编写出怎样的...

学好数学能断案

乾隆年间,鲁中句月县有个奇人崔九,不管多复杂的账目,只要请了他来,都会理得不差分毫,人送外号“铁算盘”。 这天,县令林墨轩乘了一...

完美谋杀

午夜铃声 沈秀兰被凌晨1点43分的电话惊醒。在那一秒钟内,她以为是丈夫吴敬泰打来的电话,心里尚有一点埋怨,但还是拿...

国际刑警十大传奇疑案:双重身份

双重身份 楔子 国际刑警组织的全称是国际刑事警察组织(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

小镇恶灵复仇记

凯斯内斯是英国南部一个古老的小镇,有数百年历史,地处原野之中,宁静而美丽。苏珊·雷诺德在镇上一家便利店工作,她是个单亲妈妈,自从...

盗命积木

干枯的尸体 厕所的灯坏了,杨若涵打着手电小心翼翼地走在湿滑的地板上。 突然,她被什么东西跘了一跤,重重地扑倒在地上,手电...

28楼的劫案

楔子 我简直没法儿说我有多么讨厌坐夜间大巴车。 跟臭烘烘的人群一起挤上车,蜷缩在狭窄的座位上,忍受着劣质皮革和汽油混合的...

悬疑故事之浮尸

壹 我被电话吵醒的时候,是凌晨一点三十五分。 “喂,你到了?”我迷迷糊糊地顺手接了电话,忽然意识到这是办公用的手...

亲爱的,我可能会杀你

chapter 1 亲爱的,我可能会杀你 杨露走在街头,当她穿过拥挤的人群时,她听到了那声响亮的短信,就像往常一样,她艰难地...

童子尿

清朝末年荆州有一停尸房建于路旁,周围三十里内,无名无主的死尸都被衙门放到此处。每到傍晚,这附近路段无人敢行。 有个四川人,二...

照相

肖墨喜欢照相,特别是自拍。他是个摄影师,随身挂着相机,总是走到哪儿拍到哪儿。 小镇要举办摄影展了。肖墨有事没事就喜欢跟踪...

报纸

停留在这个小镇上已经一周了。既然停下来,我就会住上半年,这是我这几年养成的习惯。这小镇什么都很好,但是几天转下来,我发现这里...

眼睛(一)

一次意外,他虽保住了生命,却被诊断为永久失明。作为画家的他无法接受现实,每夜都偷偷哭泣,他知道,五彩斑斓的世界已与他无关,他...

未羊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只羊瞪大的双眼。不过那已经无所谓了,重要的是,那只羊已经进了我的肚子。 现在,我终于活着离开了那个鬼地...

闺蜜的情债

石灵村是太原市的一条无人村,其无人之处在于平时该地方长满杂草,了无人烟,而且东面就是祖坟山,南面是荒废的唐代书屋,西面是汉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