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人生故事

恐怖小说:第三尊神像

天越来越黑。 因为小路是穿行在高山之间,所以黑暗来得很快,除开电筒照着的石板路,四周一片黝黑。 我们三人急急赶路。 ...

为爱潜伏

我在学校的旁边经营一处不大的书店,一天下午,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了进来,我连忙站起来问:“老先生,您需要什么书?” 老人说...

经典逗乐短信42个,逗乐你!

1、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太白金星告诉我很多天机!原来咱俩五百年前都是神仙。我哭了,我都想起来了!啸天,我是二郎啊!你还记得我么,...

寒夜急诊

一 睡意渐渐袭来。她拉了拉被子,掖好被角。刚要睡着,忽听他说了一句:“家里有止疼药吗?”她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过了一会儿,他用...

成功,从倾听开始

美国汽车推销之王乔·吉拉德曾有一次独特的体验。一次,某名人来买车,他推荐了一种最好的车型。名人对车很满意,掏出现钞,眼看就要...

如果你沉得住气

自然界中的蜗牛是只小可怜虫,天生长着一副肥美多汁的躯体,招来的天敌多如牛毛,几乎到了谁见谁灭的地步。尽管有硬壳的保护,但行动...

每天励志问:七问、七思、七念、七醒

一、清晨7问: 我今天的目标是什么? 我的终极人生目标是什么? 今天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么? ...

“幸运石”其实离你并不远

他6岁开始“创业经商”养家,12岁创办自己的公司,14岁成为百万富翁,20岁出书教人如何创业。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就是当今...

真龙出世

1.寻访高人 明朝末年,浙江鄞县住着个姓刘的阔财主。这刘财主家大业大,但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子,名叫刘二宝。刘二宝打小就呆头呆脑...

游刃断虱

北宋年间,麦县有一家赫赫有名的霍家刀铺,刀铺的掌柜叫霍晋阳。最近,当地瘟疫暴发,霍晋阳带着儿子逃到鹿城,走到一户人家门前,忽...

血色玫瑰

肖婷婷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脖子便被他扭断了 月色温柔,大华集团总经理秘书肖婷婷下班后,先与同事参加了好友文丽的生日聚会...

秘密窗

1.住院 我平静地躺在干净洁白的床上,身上小码的病号服,裹不住我瘦得只剩骨头的身体。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病友,我住...

惊悚夜之人鱼

第一章、人鱼 平静的海面,忽而像是发怒似得张牙舞爪。狂风暴雨顷刻袭来,何文看着那暴雨不禁感到心慌。 他是来海边垂...

盗墓鬼故事之雷霆册

第一棺 进入四号墓室时,算上肠子都流出来了的李胡子,我们只剩下八个人了。墓室门在我们的身后自动封死,我们没有退路...

魂闪

我的肉不见了 晚上,苏寒急匆匆地走在回寝室的路上。经过体育馆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人在地上爬来爬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甜蜜“姐弟恋”,李琳经超将幸福进行到底

李琳是国内著名的新锐女演员,从《上错花轿嫁对郎》中的“杜冰雁”,到《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妞妞”,李琳上演了一段段轰轰烈烈、...

感人短小爱情故事七则

1.带走的钥匙 他和她邂遇在火车上,他坐在她对面,他是个画家。他一直在画她,当他把画稿送给她时,他们才知道彼此住在一个城市。两周...

黑色向日葵

他要在死之前见朵儿最后一面,告诉她,他终于看到了这一片向日葵田,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幸福得忘记了时间。 朵儿 晓雯是林木...

拨亮心中的目标

美国财务顾问协会的前总裁刘易斯·沃克,有一次接受记者有关稳健投资方面的采访。 聊了一会儿,记者问:“到底是什么因素,使...

困境为你喊加油

30年前,年轻的戴维·马赫创办了一家小型火柴厂,然而只经营了四年就倒闭了,银行把厂房收了回去,只把一大堆火柴留给了他。 ...

10秒钟我们能做些什么

他是一家电视台的主持人。主要负责报时和节目介绍。一成不变的工作内容让他觉得索然无味,而这枯燥的工作,他一天要重复好几次。更为...

醉汉奇遇

很久以前,村里有个光棍汉叫孙俊明,这个人虽然是单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什么负担,但是他赚来的钱全都用来吃喝了,四十岁的人了,一...

县老爷智斗老鼠精

从前,溧水县有一任县老爷,是个灵龙心。多少年过去了,人们没有忘记他。灵龙心的县老爷为官廉政,爱民如子,秉公执法。他一有时...

孔圣人拜访张天师

孔圣人和张天师是好友,他俩常来常往。其实,张天师常到曲阜,孔子却只去过张天师府一次。去了一次还带来了麻烦。是件什么麻烦事呢?有这...

古黄讹尸案

风流才子乃是坐仇家粮船失踪,如今尸体又不偏不倚出现在船头,难道,这还不是仇杀的天大证据?如果不是,又是谁在栽赃呢? 一、风...

端午节与孝女曹娥的故事

曹娥庙中供奉的曹娥娘娘。这似乎是古代中国的一项传统,一个具备某种美德的人,即便生前并不幸福,死后亦可作为神灵享受人们永远的纪...

药方疑云

细辛死人 民国年间,章丘城里出了一位大夫,脸长得很黑,医术却很高明,人们送了他一个外号“黑先生”。当时章丘城里有...

伪造的现场

出租车开到了家门口,三浦刚付了车费后走下了车。 有些日子没有这么痛快地喝过了。发烫的面颊被夹杂着新绿的夜风一吹,心情格...

死亡工厂

一。怪事连连 吴秋江是江北公司一名普通员工,在江城,江北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公司,而厂长陈金贵和夫人沈蓝因为乐于资助...

红丝线

一。初见凶灵 某天夜晚,王宏从他的办公室出来,准备到洗手间洗把脸,回来继续“挑灯夜战”当他在走到洗手间石,他从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