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夜行记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11点半,因为是深秋,而这个地方又远离市区,因此处处都显得格外沉寂。我本想打车直接到家门口的,但是到了这 条巷子口的时候,那师傅突然跟我说只能送到这里。我央求出租车师傅载我过这个巷子,但他很坚决的拒绝了,因为他告诉我就在一个月前这里发生了抢劫出租车事 件,开车的司机当时直接被勒死在车里。
    我刚一站稳,出租车就呼啸而去,发动机的回声只在空阔的夜里盘旋一下就消散了。夜更 加安静了,静得让人恐怖。整个夜空像是被打翻的墨汁晕染的宣纸,阴冷、深邃。墨色的夜似乎要将这个小巷吞噬,而那几盏微弱的灯光,虽伫立在那里,却又像是 幽灵在轻轻的游荡。我把围巾用力裹了裹,但还是能感觉到有夜风钻到脖子里,不由打了个冷颤。顿了顿,我深吸一口气,提起大包行李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巷子里走 去。穿着高跟鞋的脚步声在夜里更显清脆,就像是有人在击鼓一样,好在掌握节奏的是自己,也就不觉害怕了。在这条差不多四百米的小巷里,只有三个路灯。
    当 我的影子再次向后退去的时候,我看到昏暗的路灯下面,竟然还站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妇,我心里咯噔一下慌张起来,像是空气中的氧气骤然都被抽走了一样,我屏 住呼吸握紧了手中的行李带,仔细看时发现她穿着深红色的上衣,连裤子也是红色的,只见她怀里抱着一只白猫,她用她粗糙干枯的手一下一下地在猫的身上摩挲。 在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突然说了一句:“姑娘,你的东西掉了。”我下意识的往后望了望,发现并没有掉下什么,就没有理会她的话继续往前走,“姑娘,你的 东西掉了。”她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本不想再去理会,但出于恻隐之心,就走到离她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问道:“老人家,这么冷的天您怎么站在这里?” 那老妇人眼神淡漠,面部僵硬,她轻轻张开干涸的嘴唇依旧是那句话:“姑娘,你的东西掉了。”我不由觉得甚是奇怪,刚要走近,却看到她怀里的猫突然转过头 来,不断有黑血从它的两只眼睛里流了出来,我吓得尖叫起来,那猫便挣脱她的怀抱“嗖”得一声直奔我来,说时迟那时快,我双手按住行李,右脚猛地一抬,一脚 就把那白猫踢飞,撞到墙上的白猫又摔倒在地上翻滚几下就不再动弹了。
    那老妇见状,摇摇晃晃地朝我走来,突然一个就地打滚翻 到墙边,然后高高跳起,一改蹒跚的样子,接着她在墙上一蹬,闪电般翻到了我的背后,与此同时我快速拎起行李包,狠狠地朝身后摔去,心说老娘也不是吃素的, 只见那老妇用手一挡,“砰”的一声我的行李滚落在地,有了这一摔做了缓冲,让我更加明确了方向,我来不及丢掉断在手里的行李带,握拳朝那老妇的面门打去, 那老妇没想到我还有这功夫,只一瞬间我的拳头就打在她的脸上,她向后踉跄几步,没等她反应过来,我一个空翻,飞起一脚,直把那老妇踢倒在地。她略挣扎了一 下就站了起来,只见她用力扯头发,连头皮都扯了下来,在我惊诧之际,她反手将那一堆头发朝我丢来,我用手一挡,她顺势抓住我脖子上的围巾,用死力往后勒 去,我强忍住喉咙处的疼痛,猛地背推着她向后倒去,不出我所料,没退几步我们就狠狠地撞在墙上,她吃不住的闷哼一声,同时我右手肘用力击在她腹部,右脚一 个前踢直奔到她的头部,只听一声惨叫,她刚一松手,我就抓住她的胳膊,用力一个翻转死死得将她压趴在地上,一系列动作在电光火石之见完成,十分地干净利 索。她扯掉的假发落在一边的地上,我用脚勾了过了,当做绳子紧勒住她被我扭到背后的双手。我用另一只手,掏出装在衣服里兜的手机,直接拨了110。
   直到我听到了警鸣声,才深深的舒了口气,没想到当了3年女兵,头次回家探亲就遇到这种事情。在警察们的强光之下,我才看到那所谓的老妇,其实是个个矮的 结实男人。后来警察告诉我那个男人只因早年学过唱戏,擅长反串老太婆,故夜晚打扮成年老的妇人,消除人们的戒备,实施抢劫。至于那只猫,其实一开始就是一 只将死的猫,是他用来唬人的残虐工具,让人心生怜悯。

本文作者:jiajiahui888

本文链接:http://nnqdyp.com/2020052637.html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于2020-05-23,由jiajiahui888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风吹草语故事网。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黑洞冤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