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给你一个家

天上掉下个闺女

在村西头张半仙的撮合下,妈妈从遥远的四川带着我千里迢迢嫁到了这个偏僻的小村庄。那时候的杨老三已经30岁了,这个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对于天上掉下来的媳妇和孩子,幸福得简直找不着北了。

妈妈没有别的要求,只要选个黄道吉日就答应和他成亲。为了筹备婚礼,杨老三卖了5只山羊,攒够了2000块钱。正商量着要摆酒时,妈妈的娘家忽然来信了——我的姥姥病重,妈妈哭得死去活来。杨老三嗫嚅着要和新娘子一块儿去四川,可是,山高路远的,妈妈并不愿意杨老三跟着自己受这趟罪。再说,还有我,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怎么能承受这样的长途跋涉。最终,杨老三接受了妈妈的建议,留下来看护我,等待她回来再举行婚礼。就这样,妈妈带着家里唯一的2000元积蓄离开了,从此,再无音讯。

13岁那年夏天,张半仙又给他提过一次亲,那个女人带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孩子来。

开始他好像很高兴,可吃着饭,那个男孩儿用一根筷子敲在了我的头上。刚刚还喜笑颜开的他,立即就和那个男孩儿翻了脸,女人讪讪地带着男孩儿离开了。过了好久,提起这件事情,他还有点儿愤愤不平:没家教的孩子,我们花儿长这么大,谁敢动她一个手指头,他倒好,来了就是一下子。看着他那蛮不讲理护犊子的样子,我心里洋溢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暖。我想不出怎样对他表示亲热,于是偷偷利用晚上的时间,给他织了一条粗粗拉拉的围巾。没想到,当他看到那条围巾时,竟然呜呜地哭起来。

等到周末时,他从柜子里翻出自己最好的衣服,仔细地围上那条围巾,笑嘻嘻地在镇子上走来走去,碰到熟人,就嘿嘿笑着指给人家看:看,这是花儿给我织的围巾呢!他这样明显的显摆,让我既感动又不好意思,和他对我的好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那一刻,我在心里暗下决心,等长大挣了钱,一定好好报答他。

到底不是亲生的

可是,他似乎等不及这一天了。

他突然病倒了,先是心口疼,然后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那些平日里笑眉笑眼的邻居,突然对我冷漠了。我甚至听到他们偷偷议论:应该去找花儿的亲妈,老三养了她这么多年,抚养费得多少。听着邻居们的话,他开始还反驳:我舍不得送走花儿啊。那些邻居就嗤笑:傻老三,你还想等着花儿给你养老呢,不治病,命都要保不住了。

他变得沉默起来,后来又去过一次医院后,似乎下定了决心,从枕头底下掏出了一封信。那是妈妈临走前留下的信,上面有姥姥家的地址。村里有个经常走南闯北的男人自告奋勇地拿走了这封信。没过多久,他就带回来一个新地址。看到那个地址,他微微喘了半天,然后目光复杂地看了我一眼。那天,他翻来覆去和我唠叨了很多我小时候的事。我心冷地看着他,到底不是亲生的,好好的时候当我是养老的保障,如今需要钱了,又想拿我换一笔抚养费。所以,我不等他说完嘴里的话,寻了个理由就钻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那天放学,离家还有一段距离,我就听见村主任粗犷的大嗓门儿:那个丧尽天良的女人,竟然拐了一个孩子扔给你。老三,这次说什么也别含糊,去告她。我的腿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给你一个家

两个月后,我突然被人从学校接回家。刚进家门,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一把就抱住我号啕起来——村主任将我的DNA数据放到全国寻子网上,千万分之一的概率,我竟然和一对一直寻找遗失女儿的夫妻契合了数据。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

新家比原来的家不知好了多少倍。可是,不知为什么,每个夜里,我都梦见他蜡黄的面容和黢黑的双手。花儿,你过得好吗?梦里的他总在千篇一律地重复着这样的话,每次早晨醒来,我的枕头都湿湿的。唯一让我心安的是,妈妈说,他们给了他5万块的抚养费。5万块,我想象着那会是多大一堆钱,有了这堆钱,他的病是不是就有治了?

3个月后,妈妈带我回去看他。等站到荒凉的家门前,我的眼泪哗的一下流了下来——他已经不在了。我疯了一样飞奔到村西的坟地里,他的坟茔上,黄土还湿润着呢,可是,我却再也看不到他了。

妈妈淌着泪:大哥,你怎么这么傻,那5万块,不就是用来给你看病的吗?我这才知道,那5万块的抚养费,他在我们走后,又偷偷地寄给了妈妈。汇款单的附言里,他只写了一句简单的话:这么努力寻找你们,不是为了钱,而是想在我走之前,给花儿找一个家。

本文作者:jiajiahui888

本文链接:http://nnqdyp.com/2020052599.html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于2020-05-23,由jiajiahui888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风吹草语故事网。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父爱无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