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错误的开始,一段错误的路

  我把自己陷进宽大的沙发里,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落地灯发出的微光照着在屋子里升腾的烟雾,模糊了我的眼。

  摆在桌上的饭菜已经凉透了,清还是没来。

  拿起身边的手机,拨着清的号码,传来的是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一句话: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我知道此刻清一定在家里。

  可是今晚说好了要来我这的,清竟然连个招呼也不打,哪怕给我一个短信息。

  也许清临时有什么事脱不开身,过一会就会来的。我这样想着,心里稍稍感到了安慰。

  不知不觉的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天已大亮,清还是没来。

  顾不得想很多,匆忙的收拾了一下就往单位赶。

  刚坐下,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我抓起话筒,是清的声音,“昨晚有事走不开,你等急了吧。”

  同事陆续走进门,我只说了一句:“下班后再说吧。”清说:“好吧,下午下班后我过去。”

  我以为清会说一声“对不起”,可是没有。

  这一整天,我都无法集中精力工作,和清交往一年来,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自我,一切都以他为中心,而清是个有家的男人,不可能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我身上,我说过我不在乎,只要他心里有我,但当我需要他而他却不能随时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有委屈。

  我需要婚姻,需要一个家,清给不了我。

  我们之间很多的不合谐,注定我们不会有结果,我还是做很多的努力,同时,我也越来越困惑,我这样做,值得吗?

  好容易挨过了一天,清已在我的小屋里等我,我没有回应他的拥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言不发。

  “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了,可是没办法,她说不舒服,我也不好出来。”面对清的解释,我仍然不说话,她是清的爱人,身体不舒服理应有老公陪,我算什么,我身体不舒服,我可以要求清来陪我吗?我没有这个权力,任何时候也没有这个权力。

  清见我不作声,又说:“你也知道,我......”

  我打断了清的话,“好了,不说了,我什么都知道,就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我的语气终于把清惹火了,他睁圆了双眼,我看着他,眼里已盛满了泪。

  太多的委屈一下子涌上来,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声对清吼着:“你走,回你的家,陪你的老婆去吧!”

  “你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女人!”清甩下这句话,砰的一声摔上门,走了。

  我连委屈的理由都没有,连发脾气的权力也没有。

  我跟清说过,我一定是前生欠了他的,今生才会遇到他,还他的债。

  人在爱着时,往往连自己也说不清爱的成份,到底爱着的是那个人的什么,就是觉得对方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自己的心,很敏感,很细腻。

  清说不上是个优秀的男人,也不是适合我的男人,一个偶然,我没有理由的爱上了他,从此我的生活里全是他,我不会要求他做什么,不会和他要任何的承诺,只有全身心的付出。

  清对我的爱蛮不在乎,他甚至很残忍的说,我对他不是爱,只是肉体的需要。

  清按照自己的思维来理解我的一举一动,只要我所做的不合他心意,就会被他骂。

  我曾经不只一次的对清说,每个人都有脾气,每个人也都有发脾气的时候,但吵归吵,不能说伤人的话。清也表示过,尽量控制自己的坏脾气。但很多时候,他还是老样子,正如他自己所说,生气时就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了,只想把心里的火发泄出来。

  而清的生气,很多时候我都是莫名其妙,前一分钟说的还好好的,后一分钟他就会大发雷霆,这种时候,我就默不作声的任他发作。

  我拼命检讨自己,不让自己有任何可以让清骂我的理由,可是,无论我怎么做,认为自己做的多好,清总能找到骂我的理由。

  “滚!我不想再看到你,恶心!”

  周末,我提着一大袋子新鲜水果回到我的小屋时,迎头撞上的是清的这句话。

  我小心翼翼的放下手中的水果,:“清,你怎么了?”

  “滚!滚远点!!”清一脸的愤怒。

  我手足无措的站着。

  清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哟,喝痛快了吧,和男人出去是不是很开心啊。”我辩解了一句,“看你说的这话,不过是同事出去玩玩嘛。”“玩玩?哪有 一个女人单独和一个男人出去玩玩的,还是去酒吧那种地方?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他看上你了?才约你的?”清的话明显的带有讥讽。我深深的看了清一眼,想 说,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只要我和某个男人有过单独的相处,清就会理解为我和这个男人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无论我怎么解释,他都很固执的认定,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单独在一起,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清对我说过:“我生气,说明我在乎你。”

  我自欺欺人的把清反感我和男人的交往认为是他爱我的表现。

  我象是清的私人物品,而不是一个人。他需要的时候,想起我来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想不起我来的时候,我就被抛在一边。我在清的面前,没有一点自尊可言,所有的骄傲都清毫不留情的踏在了脚下。

  也许清知道我离不开他,所以在我的面前并不掩饰他的花心。他很得意自己的多情,更得意有女人围着他转,一次饭后我劝他,“不要把别人的感情不当回事,也 许你可以不投入,但别人认真的投入了自己的感情,你也要认真对待,不爱,就明确跟人家说不爱,感情游戏是做不得的。”清嘻笑着,“你是不是吃醋了,我怎样 对待别人好象不管你什么事吧,我爱不爱别人也和你没关系吧。”清的话再一次刺痛了我的心,是的,他怎么样都不管我的事,因为我没有权力。

  而我不行,我必须按照他的逻辑,他的方式做事。

  清不知从何人口中得知某人对我有好感,勃然大怒,“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有魅力?就你那两下子,我一眼就能看透,风骚!卖弄风情!”我忍不住说:“你的话 从何说起,就算是谁对我有好感,也是他的事,怎么是我风骚,卖弄风情了,我所有的时间,所有的心思都在你身上,你难道不知道吗?怎么可以这样说我?”这一 句话又惹恼了清,他从沙发上蹦起来,怒目圆睁,“你还有理了,不是你卖弄风情他怎么会对你有好感,他怎么不对别人有好感?”“这是什么道理,凭什么这样说 我?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我的眼里从来没有过别的男人,你是故意的。”“不要跟我提爱字,不用跟我表白你所谓的爱,你爱我?你只不过是需要 我!”我的感情在清的心里,真的是一分不值。

  我执迷不悟的在清的辱骂中爱着他,我期待有一天清会了解我对他的爱。

  日子一天天的这样过着,我为清买名牌衣服,为他买一些营养补品,起初我担心我买的衣服他穿在身上跟爱人没法交待,在我说出了我的担心之后,清还是嘻笑着,“不用担心,我有办法。”当然,我不能问他是怎样的办法,我不能多想,多问,因为这同样不管我的事。

  我能做的,就是在清需要我的时候,在我的小屋里等他,然后,看着他走在回家的路上。

  日子过得很累,很无奈。

  最让我痛心的,是清一次次的出口伤人,我一次次的问自己,我爱的人,是值得我爱的吗?

  如果一个人的爱在对方眼中什么都不是,那爱还有什么意义?

  那天下班后,我和一位男同事说说笑笑的走在路上,迎面遇上也刚下班的清,我连忙对男同事说有点事,让他先走一步,我来到清的面前,清先说了,“怎么一看 到我就分开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呀。”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正是下班的时间,人很多,“别这样,咱们找个地方吃饭,要不到我那吃?”“少来这套,你爱跟谁一 起吃就跟谁一起吃!”

  我一下子楞住了,没想到在大街上清也会这样。

  我还是耐着性子,“让人看见多不好,走吧,到我那去。”

  “滚!滚远点,我不想再看到你!”

  “有话好好说嘛,别骂我。”

  “一边去,你自找的,这算客气的!”

  我的眼泪霎时冲出眼眶,顿时感到天旋地转,我扶住了车把才没倒下去。

  不想再说什么了,清说的没错,都是我自找的。

  我推着车子离开了清,再也没回头。

  我终于明白,我只是清寂寞虚空时的填补,爱情,只是我一厢情愿的付出。

  一个错误的开始,一段错误的路,我的心已经痛的满是窟窿,再也补不起来。

  可是,我没有恨。

本文作者:jiajiahui888

本文链接:http://nnqdyp.com/2020052581.html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于2020-05-23,由jiajiahui888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风吹草语故事网。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原来我一直是个局外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