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初吻给了离别

  记忆犹如昨天一样,那曾经的一切历历在目,当时自己也是无聊才去网吧上网,打发无聊的时间,可是坐在网吧里的自己却不知道该干什么,于是漫无目的的玩着游戏,听着歌,带着耳机全身心的投入到虚拟世界里去,果然网吧还真是个打发时间的好地方,玩了没多久时间久过去了3个多小时,眼看时间快到了,雪儿停止了游戏,和网友聊起天来,就在离下机时间还有5分钟时一个陌生的号码申请加雪儿为好友,备注写的是【我是个寂寞的当兵男孩,你可以和我聊天吗?】雪儿看着挺好玩的就加了,陌生头像闪动了。

  树下听雨:你在环球半岛吗?

  孤独女王(雪儿的):那是什么地方啊?我不在啊!

  树下听雨:那你不在网吧吗?

  孤独女王:我在啊,你呢?难道你也在网吧?环球半岛是网吧吗?

  树下听雨:是的,你也在吧、网吧啊,网吧名字叫什么?我去你网吧找你,我快无聊死了,可以吗?

  孤独女王:阳光网苑,你来吧。(雪儿心想,大言不惭,本小姐看你怎么来,哼,吹牛吧就。)

  树下听雨:??在哪里啊?是离我这不远吗?把地址告诉我,我保准到。

  雪儿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时间还有最后一分钟,请离机!欢迎下次光临】的提示,有点犹豫了,她想了下走下座位到柜台又交了费继续上着。回到座位看见陌生人发的那句话,于是回复到

  孤独女王:说了你也不知道,对了大半天还不知道你究竟是做什么的呢?你真的是当兵得吗?在什么地方啊?(雪儿就是个好奇心特重的女孩子,什么都能引起她的好奇)

  树下听雨:当然了,没骗你,你可以去我空间看看啊,都是军用物品!

  孤独女王:谁知道那是不是你啊,如今的人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尤其是当兵得个个油嘴滑舌的。

  树下听雨:你那有视频吗?我让你看真人,真实的,绝对不假,我就是很无聊想找个人陪我聊天,自从当兵来到这里我是人生地不熟,都要憋死了!今天好不容易能出来所以想找个当地人陪我聊聊天,了解下风土人情。

  孤独女王:看来你说谎的功夫不错啊,你要是说的是真话,那就来找我啊,我就是当地人,可以给你好好讲讲我们的风土人情,哈哈!(雪儿心想,这个人真是够荒唐的,说着还是进入那人的空间,在相册里雪儿看到了许多部队的东西,觉得那人也许不是在说假话,可是如今这年代谁都不可靠。)雪儿看来看时间不早了就选择了下机。给陌生人发最后一句话

  孤独女王:大骗子,我时间到了,不和你瞎贫了,88,有时间下次聊!

  树下听雨:就这么就走啊,好歹留个芳名啊?

  孤独女王:你这人真是烦啊,我叫风,你呢?

  树下听雨:我叫雨。

  孤独女王:切,无聊,下了,但愿不要在看见你!

  雪儿下来线,走出网吧,外面的时间已经挺晚了,赶紧往回家的路走去,因为她不想家人担心。

  雪儿怎么都没想到,这次意外的聊天居然是自己初恋的开始,当雪儿再次到网吧登陆QQ时看到的是那个陌生的号吗,给自己一大堆的留言,都是些,问她怎么不上Q,不回话之类的,雪儿觉得很是无聊并为理会,似乎是老天作弄,雪儿刚上线一会那陌生号码的头像亮了,又给雪儿留言了,因为雪儿是隐身的,雪儿并不喜欢欺骗,于是给那陌生人回复了,陌生人很是高兴,这次的聊天比上次好的多,雪儿和陌生人聊了很多,到最后雪儿觉得陌生人他并向自己想象的那样,于是开始了经常联系,由于雪儿从小就很喜欢军人,所以雪儿一有时间就问男孩子关于部队的事情,时间久了,雪儿知道男孩子叫魏云,是南方人,是个仕官,而雪儿并未告诉男孩子自己真实的一切,什么都是虚假的,直到有一次雪儿觉得自己总是欺骗魏云很不公平也很不忍心,于是她发信息给他(因为联系的久了,他们早已有彼此的手机号码)内容是:【我一直一开告诉你有关我的一切都是虚假的,我今天就是要告诉你我骗了你,你不要再联系我了!】短息里并没有任何祈求原谅的话语,男孩看着短信,觉得自己好傻,好傻,自己真心相对却换来如此结果,男孩并未回复短信,而是从此沉默了,时间过去一个月,雪儿并未受到魏云的任何短信,她觉得魏云肯定是伤心透了才再也不愿意理自己了,她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骗他,她莫名的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好痛,觉得没有魏云的一个月里自己过得很是暗淡。

  她忍不住拿起手机给魏云发了个短信,内容是【你生气了吗?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理我,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是不是军人啊,就这么点小事就不理我了。小气鬼】男孩在一个月的训练里想去遗忘那些伤痛,可是看到雪儿的短信,还是想起了关于雪儿的一切,于是他拿起一个月都未碰的手机,给雪儿回复了短息【我不是生气不理你,而是最经忙于训练,没时间,每次训练结束都太晚了,所以也没法给你发短信,你知道你对我的欺骗让我多伤心吗?你要我怎么接受啊?】雪儿看到短信不知道为什么,流泪,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难过。

  他们又恢复了联系,很快,魏云不需要再每日训练了,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魏云把雪儿约出来了,他们见面的地点是网吧,因为他们是网吧相识的,魏云并未见过雪儿至始至终都没有见过,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雪儿,心里很兴奋,但是又很紧张,他怕自己认不出雪儿人儿尴尬,但是老天似乎很照顾魏云,他就凭着自己的感觉朝网吧门口看着,过了好久,一个身穿迷彩的姑娘映入他的眼前。

  他没有打电话确认而是径直朝女孩走去,雪儿见过他的照片,知道迎面走来的那穿着军装的男孩就是魏云,可是她还是想考研下魏云的眼力,故意装作不认识的朝前走去,就在他们要擦肩而过的时候,魏云叫出了女孩的名字,雪儿停下了脚步朝魏云摆了个鬼脸问他【你确定我就是雪儿,我要是不是呢?】【小丫头,你的行为已经告诉我你是,你就是雪儿,100%没错。】雪儿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啊?你从哪里看出来的?”“你的衣着,你说你很喜欢部队,自然迷彩服也是你的最爱吧?”“好聪明啊,败给你了,不愧是当兵的,怎么你就打算让我一直站在过道里啊?也不说给我找个做的地方。”雪儿从高兴朝不满转变着。“你容我想想啊,总不能第一次约你就在网吧啊,我想下去哪里玩。”“算了吧,你个外来的还是让我这本地人带你去玩吧!”说着就拉起魏云往外走去。

  雪儿带魏云去了文化广场,那里也正好适合聊天,宽宽的广场上嬉戏游玩的人还不少,于是两个人找了个空着的座椅坐下,聊了起来,当魏云得知雪儿的真实身份时,觉得很是惊讶,觉得她的年龄与她的想法并不相随,同时他觉得他和雪儿不会有未来,可是他不忍心就这样伤害一个单纯可爱的女孩子,不想给她任何不好的记忆,他只能尽力维护着这刚开始的感情,时间就这样一直过着。

  他们见面的次数也多了,一起手牵手的逛商场,吃小吃,雪儿从不让魏云穿便装,因为她喜欢看着魏云穿着军装的样子,她觉得很帅气,自己很骄傲。每当他俩一起逛商场吃小吃的时候,周边的人都会投来羡慕的眼光,走在大街上雪儿总是蹦蹦跳跳的走在为云的前面,魏云在后面看着自己的喜欢的女孩子如此开心,心里却开心不起来,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培她多久,因为家里给他来电话要他下个月回家去相亲,说他年龄不小了,该结婚了,虽然魏云想尽办法一推再退,可是谁想他家人直接和他的领导取得联系给他申请了假期,逼他回去。

  魏云决定先回去应付下,并把自己已经有女朋友的事情告诉父母。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总是短暂的,魏云送雪儿上车,直到车子远去,他拿起手机给雪儿发了短息,车上的雪儿恋恋不舍,这时手机响了,【亲爱的雪儿,今天玩得开心吗?我知道你不想走,不要难过等我从家回来一定陪你玩个够。刚刚看你那么开心没告诉你我明天需要回家处理点事情,不过你不要担心,我很快就回来陪你,你要等我,亲爱的。】雪儿看着短信却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魏云这次回家回来后会离开自己,她心里告诉自己不可能是自己瞎想了。带着不安回家去了。魏云回到家接受父母的安排与事先安排好的女孩子见了面,女孩家里是军人世家,而且是高干子弟,魏云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从此飞黄腾达,衣食无忧,过上好日子,让家人以他为荣。

  魏云是100个不乐意,当他告诉父母自己在部队所在地认识雪儿的事情告诉父母却不知父母给你自己投了100%的反对票,魏云一再强调雪儿有多好自己有多爱她,可是父母根本就不理会他的所说,魏云无可奈何,出于孝顺,魏云只能狠心放弃自己的爱情,自己爱着的姑娘。魏云回来了,他给雪儿打了电话,说了好多好多自己想念雪儿的话还让雪儿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还说他以后没有时间陪雪儿了。

  雪儿听出了魏云的话外之音,是他要离开自己了,不能再继续爱自己了,雪儿哭了,她一句话也不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失去了魏云自己该怎么办?第二天魏云的调令下来了,调回老家部队,雪儿从家赶到部队,在魏云的部队门口看见了拿着行李准备离开,雪儿跑到魏云身边没有哭闹,而是给了他自己的初吻,雪儿流着泪告诉魏云,【不管你以后还能不能爱我,我想用我的行动告诉你,我爱你,是发自内心的,我希望你能记得你的生命中我曾经出现过,哪怕是你的一个过客。】说完,雪儿转身就跑了,她不想看见心爱的人离开的背影,所以她选择先离开,她不知道背后的魏云是怎样的。雪儿回到现实,她又一次哭了看着那从他们分手魏云就从未上过的QQ哭的是那么的伤心,难过。她只希望多年后自己还能再见心爱的男人一面。

本文作者:jiajiahui888

本文链接:http://nnqdyp.com/2020052570.html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于2020-05-23,由jiajiahui888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风吹草语故事网。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那年,有些事我还不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