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会有人打手心?

打手心,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

我上小学那时候,小六毕业班就有两种: 升学班 和 放牛班 。 升学班 ,顾名思义,目标锁定在 挤进中学的窄门 上,以鸡毛掸子为教学法重点。 放牛班 则蓝天绿地,日日放牛吃草。

一上小六,我们放牛的放牛,挨打的挨打。天下事似乎本该如此,【读书故事】没有二话。

老姜抹手心

早有 前人 传下秘诀:老姜抹在手心上,就不觉疼了。我每天就跟妈妈要了老姜,把它揣在口袋里。打手心之前,跟大家一起鬼鬼祟祟把手伸到抽屉里,安排起那老姜之事来。

老师拿着鸡毛掸子端然走进教室,来执行他分内的体力劳动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布满了姜味。大家起立敬礼,得99分的打手心一下,得98分的打手心两下。我们有序地奉上手心,接受鸡毛掸子的伺候。如此行礼如仪,老实。

谁怕打手心?红蚂蚁咬一口的事!

哈口仙气,两手对揉几下,就成了不死金刚。

如此每日锻炼,成就了我们那一代小学生,脸皮三寸厚。

我的老师叫林敏雄。他两眼炯炯,身材壮实,是个认真负责的好老师。他喜欢边打手心,边提醒我们一些天理昭昭、神明共鉴的大道理: 父母生育你们,社会培养你们,不好好读书你们对得起父母、对得起社会吗?

我们对林敏雄老师说的道理没有异议,心里却挂念着手心里那布置好的老姜能不能发挥神效。

林敏雄老师的鸡毛掸子可比神鞭。他一出手,只闻刷刷声,那手心才奉上,已经让掸子火辣的雨点烫上了手。该打哪里,该打几下,林老师又准又狠,一点不出错。那刺激,可比吞了一口朝天椒!

打手心,对老师们来说可是个体力活,所以,终于有一天,林敏雄老师的手给扭伤了,由语文课的胡耀芝老师来代打。胡耀芝老师生得一张娃娃脸,弯弯的眼睛,随时随地都在憋住她的笑。需要严厉的时候,她把鸡毛掸子倒提在手上,咬住两排牙齿说狠话: 再皮厚,再皮厚 看我怎么打你们!

胡耀芝老师可从来没真打过。

那天,她走进教室。我们照旧全体起立奉上老姜处理过的手心。胡老师涨红了脸,鸡毛掸子右手换左手,左手换右手,还没打到全班的三分之一,她已经气喘吁吁,捏揉起膀子,喃喃说道: 累死我了! 再坚持一会儿,她终于停下来,狠狠地瞪着大家说: 看我明天再来收拾你们!

说罢,她走出教室去了。

我们愣站原处,眼睁睁看她笔直朝教员休息室走去。直到她走出了我们的视线,胖子王家浩才大声喊起来: 老子今天走运了! 还没被打的同学都跳上桌子,狂跳一气, 赚到啦。今天老子赚到啦。

直到六年级毕业,胡耀芝老师都没有回来补打那些嚣张的 老子们 。

跪下,举椅子

有时候,林敏雄老师气极了,双手叉腰,让我们 跪下 。碰上这样的状况,我们立刻把屁股从课椅上直溜下去,蹲坐在课椅踏脚的横杆上。

林敏雄老师开始说话了: 父母辛苦养育你们,社会花钱教育你们,不好好读书,你们对得起社会、对得起父母吗? 社会、父母,养育之恩,都是颠扑不灭的大道理。我们跪得又乖又安静,手里假装写着字,不时朝老师点点头,表示臣服受教。

要是林敏雄老师说够了,气消了,就会让我们坐回椅子上。要是他的气还不消,时间一拖长,我们就要听见他说: 不 好 好 跪,是不是?

这是一个警讯。我们立马在第一时间内跪直身子,屁股安上后脚跟。这时候,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是重要的,因为情况随时有可能恶化下去。比方: 全班给我跪下,举椅子!

教室里立时就被求娘告奶的声音淹没了。 阿娘喂。 惨了惨了,这回完了完了! 推桌子、拉椅子一阵哐啷啷。大家在椅边跪下了,接着百分危险地、千分艰难地、万分倒霉地,每个人的四脚座椅像戴帽子一样一张张翻上了每个人头【苹果的故事】顶,东倒西歪,四脚朝天了。有人贼眼溜来溜去,【母亲的故事】等待老师的同情心。不过,林敏雄老师哪里是省油的灯, 椅子举高!手!都给我举直!

这下教室里彻底地安静下来,每一寸空气、每一寸阳光上,都写着四个字: 我的妈呀。 每一秒钟、每半秒钟,都延长了,成了无限长。手臂开始打颤了,大家的嘴巴、眉头、鼻子也出现了跟平日不同的奇怪形状。

林敏雄老师只管轻松缓慢地来回踱着步子, 做作业好,还是举椅子好?你们自己选嘛。

我们班的胖子王家浩抖着声音说: 做 作 业。

一时,颤抖的、蚊子一样的声音此起彼落, 做 作 业。

好! 林敏雄老师爽快起来, 椅子放下!

小红帽的故事一声令下,椅子哐啷啷纷纷落地。

你怎么知道

还有一件事,不能不提。

林敏雄老师的鸡毛掸子尽管厉害,到底让我抓过一回小辫子。

事情是这样的。那一次,我的算术得了个97分,该打三下手心。林敏雄老师美人鱼的故事全班同学一个个打下来,有的十下,有的七八下。他打到我的时候,掸子神功正有如化境,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又快又准。我伸出手心,照样刷刷刷刷,竟是四下!

这可不得了。我在第一时间大声申诉: 老师,你多打我一下!

林敏雄老师瞄我一眼,说: 好,那明天少打你一下。

我说: 你怎么知道我明天一定要挨打?

林敏雄老师一时没话可说。

我乘胜追击,大声哭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明天一定要挨打?你怎么知道我明天一定要挨打?

一会儿,林敏雄老师轻声说: 老师今天多打你了,明天你当然可能考100。

这还像话。我也是识趣的,见好即收,抹干眼泪说: 谢谢老师。

前几天,我在一个美国华人超市里,瞥见横七竖八一堆促销减价物品。一个大塑料桶里,插着十几根长长的鸡毛掸子。

久违了!

我兴奋得心跳加速。这鸡毛掸子飘洋过海,从广东某地而来,如今的身价是美金1块2毛5分钱,折合人民币近8块。

我捏紧它,朝自己手心试了几下。岁月如水,谁怕打手心?

终于买了只鸡毛掸子回家。
 

本文作者:jiajiahui888

本文链接:http://nnqdyp.com/202004137.html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于2020-04-06,由jiajiahui888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风吹草语故事网。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王成远的破桌子

发表评论